Site menu:

热门推荐

它是五险一金当作职工福利

2021-02-13 02:47

李炜光表示,据不完全统计,中国民营企业涉及企业税费的超过10种,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占比较大。而企业除了承担税负外,劳务税即五险一金的比例也相当高。2016年中国总税率68%,其中48.8%是劳务税,而世界平均水平仅为16.3%,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倍。在会计记账上,它是五险一金当作职工福利,但它其实是作为企业的一个税费。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曾表示,通过实地调研以及官方数据的辅助分析,从宏观数据分析,我国宏观税负率约37%,政府税收90%由企业承担,微观企业税负率则接近40%。如果用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总税率”指标来衡量我国企业所承担的税负,2013年至2016年我国企业总税率分别为68.7%、68.5%、67.8%、68%,也就是说,按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中国企业总税率将近70%,这个数据远远高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他表示,这些附加税在经济尚不发达的改革开放初期确实对城市建设和教育起到了推动作用。但李东生认为,经济发展到今天,这种复杂的税法已经不利于经济结构调整,尤其是不利于制造业的发展。他算了一笔账,“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分别按照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的7%、3%和2%缴纳,这对于制造业来说能占到销售收入的比例接近0.5%。而现在中国制造业的平均利润率不足2%,这意味着城建税和教育费附加能占到制造企业平均利润的四分之一。”

根据2008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得税法》,一般企业所得税的税率为应纳税所得额的25%。根据财政部规定,我国目前增值税最高税率为产品增值额(小规模纳税人除外)的17%,最低为3%。相比之下,日本的增值税率为5%、韩国与越南均为10%、新加坡为7%。

而且李东生认为在这两项税费征收中,制造型企业明显受影响更大。他引用数据表示,去年我国国内增值税收入主要由制造行业缴纳,约为3.11万亿元;而主要由第三产业缴纳的营业税收入为1.93万亿元,其中房地产缴纳了0.61万亿元、金融缴纳了0.46万亿元。由于这些附加税以增值税、营业税等为基础计算缴纳,因此其实制造业承担的附加税较第三产业要多得多,远高于房地产、金融这类高利润行业。

今年初,参加全国两会的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在面对记者时也曾提到过企业税负过高的问题。他特别提到了在基本税收之外的两项附加税费——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据了解,我国的城市维护建设税是根据1985年的国务院暂行条例征收的,教育费附加则是根据1986年国务院和财政部的暂行规定征收的,其实都是属于在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之外的“税上加税”。

曹德旺曾说,中国税负高的原因主要在于征收了增值税。李炜光也表示,美国以企业所得税为主,即有利润才征税,没利润就不征税。它调节的是分配销售这块,所以企业家可以放手去投资、去发展。中国以增值税为主,增值税就是在企业生产环节增加税收,不管企业是否盈利都需缴税。除了缴纳所得税、增值税等,还要缴约13%的附加税费,包括7%的城市维护建设费、5%的教育附加费和1%的防洪费等。

但事实上,从近年数据来看,这些附加税占全国财政收入的比例还不到5%,也就是说取消这些附加税对财政收入的影响不大,但对制造业盈利影响却非常显著。